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图片
从灰尘漫天到绿树如茵,中国环境报聚焦广西柳州矿山转型
发布日期:2020-08-26 09:13   来源:中国环境报
分享到:

8月19日,《中国环境报》第二版头条大篇幅报道了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矿山生态治理工作,以黄岭石灰岩矿区整改前后发生的巨大对比为例,点赞了柳州市大力遏制矿山污染,坚决创建绿色矿山的工作主线,褒扬了柳州人在矿山生态治理中上下一心、不甘落后、奋发图强的精神面貌。


▲企业负责人向环境执法人员讲述整改过程


“未落实绿色矿山开采建设相关要求,矿区扬尘污染较为严重。”这是2019年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四生态环保督察组对柳州市黄岭石灰岩矿区开展检查后留下的反馈意见。

时过境迁,如今步入矿区,呼吸着湿润的空气,脚下道路平坦,路旁树木笔直,远处厂房规整,0.6平方公里的矿区隐藏在山林里,比起一个年产量360万吨的石灰石矿场,这里更像一座绿化良好的制造业工厂。2020年8月,距离自治区环保督察结束不到一年,广西柳州市柳江区黄岭石灰岩矿区,已从“灰尘里刨食”的矿山,变成了“生态环境经济效益双丰收”的金山。

“为了一点钱,把空气搞得很差”


▲矿场整改前后对比

“车子还没到矿区,已经看见一片灰尘从树林里‘升’了起来。”柳江区环境保护综合执法大队大队长焦延雄回忆到,2019年10月,接到自治区督察组反馈意见后,执法大队立即组织人马赶赴现场检查。当时,经过激烈市场竞争,黄岭矿区原4家采石场已整合为1家,建矿完成并开展生产,但是“灰尘里刨食”的本质并未因市场的优胜劣汰得到改善:整个矿区岩石裸露,无硬化道路,弃土无覆盖,无喷淋抑尘设施,严重的扬尘污染带来更为严重的面源污染,矿场周边寸草不生。

家住黄岭村汶村屯的韦姓村民表示,得知黄岭矿区被自治区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揪出来”,她一点也不意外。10年前黄岭山西麓盛产山木耳,现在早已无迹可寻,原来长木耳的树丛上都盖着厚厚的石粉。矿场生产时粉尘漫天飞,废水到处流,山脚下都是灰泥,她几次骑摩托从那里经过都要捂住口鼻。

虽然离矿场有一公里远,但家里玻璃上时常蒙着一层石粉。“我们不欢迎他们(矿场),为了一点钱,把空气搞得很差。”她直言道。

“耐着性子查,硬着拳头改”


▲矿场整改前后对比

“刚开始确实感到压力很大。”柳州市柳江生态环境局局长梁建清说,当他看到2019年自治区生态环保督察反馈意见里赫然列着黄岭石灰岩矿区问题,大脑里“嗡”的一下,“矿山整改难度大,见效慢,很多整改事项的主动权在矿场方面。”他思索再三,召集局班子开会,提出“耐着性子查,硬着拳头改”。

“我们要多跑现场、多约谈,软磨硬泡做工作,但是你不改就是不行。”还好,各个上级单位都十分重视,柳州市环境保护综合执法支队多次派人到矿场检查指导,区政府组织外出学习,并下达《柳江区矿山林地生态环境综合治理方案》,“这些都给了我们很大帮助。”

“我们也是迎着反对意见来整改的,挨个劝说股东。”在生态环境部门的“密集攻势”下,柳州市黄岭养栏山石灰石有限公司矿山负责人闭琪春最终决定整改,但也阻力重重。他回忆说,矿场开会决定停工停产进行整改时,有人曾提醒他说:“没有人像你们那么傻,下那么大的血本,这样投资下去会亏死的。”但他决心已定,既然要改就不是仅仅让灰尘落下来,而是直接要再造出一个绿色矿山。他筹集到3000多万元作为项目资金,以外省的绿色矿山为蓝本,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大改造”。

“正视自己才能赢得发展,破坏青山绿水就是罪人。”闭琪春说。

“上班3年,第一次不用戴口罩”


▲矿场整改前后对比

“整改搞了大半年,主要分为改思想和改设施两部分。”公司另一位负责人蒙强进说,“改思想”指转变思想,加强上层设计,提升矿产资源的综合利用水平。同时组织员工外出培训,学习绿色矿山发展的新理念,并对矿山的开采、加工、运输等各个环节重新规划。“改设施”指落实防尘措施,安装粉尘远程监测器,引进高效水膜除尘系统,在矿场进出口设置喷淋冲洗系统;搭建厂房式车间,在生产区建设沉淀池,使雨污有效分流,避免污染周边水源,同时加强厂区绿化。

“直观感受,改观十分明显。”梁建清说,黄岭石灰岩矿区整改后,柳江生态环境局执行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分期验收制度,对公司的治理成果进行逐个验收。他们看到厂区道路全部硬化,生产设备全部在密闭空间环境中运行,厂区内铺设了地下管网、修建了沉淀池,生产切割废浆、雨水实现分流处理,裸露的山坡空地上种植了绿色植被,绿化面积约达100亩。

“灰尘不见了,过去是地上不长草、天上不飞鸟,现在却是草色青青、鸟语花香。在矿场上班3年,经过加工区,第一次不用戴口罩了。” 一个工人说。

“真没想到,好处比预想的多”


▲矿场整改前后对比

连闭琪春都没料到,到了今年夏天,整改只是初见成效,随之而来好处就显现了:黄岭石灰岩矿区突然成为了关注热点,走访调研的、考察观摩的、学习取经的,一周要迎来送走几拨,大家都是奔着绿色矿山建设经验来的。

2020年3月,柳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下发《关于加快推进全市绿色矿山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2022年底需要延续矿山原则上都需要创建绿色矿山。这一政策的出台,使得闭琪春的大力整改颇具“先见之明”,股东们纷纷“拜服”;还有就是随着矿区环境的好转,跟周边村庄的关系也明显改善,“年后还招了几个本地的工人。真没想到,好处比预想的多!”闭琪春说。

“黄岭石灰岩矿区通过整改转型成绿色矿山,这是一个缩影,也是一个典型。”柳州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赵福说,黄岭问题被自治区生态环保督察提出来后,柳州市对于矿场的执法检查逐年加大,仅2020年上半年,柳州市就开展土地、矿产巡查3126次,出动执法监察人员6557人次,共发现土地、矿产违法行为613起,向有关部门报告违法情况75份。

在打击的同时,柳州市大力推进绿色矿山建设和矿区生态修复工作,十几家矿场已编制《绿色矿山建设方案》,逐步规范采矿生产活动,保护矿山生态环境,使矿山真正变成环境优美的金山。

文字来源:中国环境报